目錄
設置
書架
書頁
禮物
投票
設置
閱讀主題
正文字體 黑體 宋體 楷體
字體大小 A- 18 A+
頁面寬度 900
保存
取消
第一卷 異海人族 第21章 一級戒備
作者:繆熱| 字數:3062| 更新時間:2019年06月19日

我是被譚教授和陶瓔珞架著弄到床上趴-著躺下的,那種狼狽相就別提有多尷尬了。

這一切都是拜蔣道長所賜!

而在我身上過足了揍人的癮的蔣道長,這時卻爬到上鋪躺下,嗯嗯啊啊地哼起了川劇。

居然哼的是《下游庵》里面的戲文。

川劇的戲文我還是略知一二的。因為小時候我經常被爺爺帶到我們街上的一個老茶鋪里聽圍鼓。有時候我爺爺還要上去湊合兩句,算是個不折不扣的票友。

所以,蔣道長哼哼呀呀的這段戲文我熟悉。

很顯然,這家伙暴揍了我一頓后,從我身上完全得到了一種舒心活血的興奮。

爽得很嘛!

譚教授對我有幾分不放心,對我說:“身上有哪兒不舒服的地方,你要說出來,別逞強。”

譚教授這不純粹廢話嗎?

我現在身上沒有一個地方是舒服的!感覺整個身體的零部件是被蔣道長拆散后又不照圖紙胡亂安裝上的。

所以我根本就沒理會譚教授。我覺得這人整個一假惺惺的偽君子,甚至還不如蔣道長呢!

自少蔣道長是正大光明地揍我,我服!

可譚教授整個一會兒好人一會兒壞人的,這算怎么回事兒?

譚教授見我沒理會他,討了個沒趣,又朝正在我上鋪哼著川劇的蔣道長說道:“你不是有秘制的藥丸子嗎?能不能給姚傳奇吃兩粒。我看他滿頭大汗的,挺不忍心的。”

“藥丸子嘛,有,怎么沒有?但是,他值不起。”蔣道長絕情寡義地說。

“我都說了,你何必硬要給他一般見識?看在姚老爺子的面子上,你就不要太為難他了吧。”譚教授朝蔣道長央求起來。

蔣道長在上鋪動彈了一下,卻說:“什么叫為難他?譚教授,你就不要盡婦人之仁!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行拂亂其所為,所以動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……”

蔣道長又開始拽起了酸詞兒。

他這是在繼續挑戰我內心的仇恨和怒火。

等著瞧吧。

我又在心里暗自發誓。

譚教授顯然對蔣道長也感到有幾分無奈,說:“虧你還是正一派的嫡傳弟子,都不知道你修的是什么道?”

譚教授的這話立馬引起了蔣道長的不滿,他停止了正在拽的酸詞兒,朝譚教授說道:“譚教授,我發現你這人怎么喜歡耍兩面派?現在你開始裝好人善人了?我剛才揍他的時候,你咋沒有出面阻止一下我呢?再說,我是在調教我的徒弟,你這個時候出面添什么亂?”

聽蔣道長又在提我是他徒弟的事情,趴在床上的我大聲怒吼道:“誰是你徒弟了?你還要不要臉?我給你磕頭了嗎?”

上鋪的蔣道長立馬說道:“聽聽,聽聽,就這種目無尊長的貨色,你同情他等于就是東郭先生和狼的下場!還藥丸?你就等著屁蛋上面開花流膿吧!”

譚教授見我跟蔣道長還是水火不容的狀態,無可奈何地搖頭笑笑,說:“你兩個就折騰吧,看到時候看誰吃誰的虧?”

這時,外邊有人敲門喊道:“1479,出來跟我過去一趟,雷首長有話要問你。”

1479,這不就是我嗎?

我倒是想翻身下床,可是我能動彈嗎?

門外人的喊話聲立馬把上鋪的蔣道長給驚了,他翻身坐起來,底氣顯然卸了一半地朝譚教授輕聲問道:“這個時候咋雷神找上門來了?”

譚教授不置可否地說:“我哪知道?這下夠你喝一壺的了。你就等著瞧吧。”

“咋辦?”蔣道長顯然是有點慌神了。

“咋辦?讓姚傳奇出去唄。”譚教授說。

“你去開門應付一下,就說姚傳奇已經睡下了,有事兒明天再說。”蔣道長小聲吩咐譚教授道。

譚教授卻回到了他的床鋪跟前,說:“要說你去說,我撒不了這么大的謊。”

門外的人見里面沒有動靜,又在外邊敲門喊:“1479,聽見沒有?雷首長讓我來請你過去,有話要問你。”

上鋪的蔣道長見紙已經保不住火,慌聲應道:“來了,來了……”邊說邊下來去開門。

臥鋪車廂的門被打開,一個年輕俊武的解放軍戰士身形筆直地站在門口。

“你們誰是1479?”解放軍戰士顯然看出開門的不是我。

我趴在床上沒有吱聲,也沒有動。看蔣道長表演。

門口的蔣道長假模假式地朝我喊:“姚傳奇,這位解放軍同志找你有事!”

我還是不吱聲。

我連動彈都困難,還吱聲干啥?

門口的解放軍戰士感到奇怪,走進來,站到我的床邊,見我規規矩矩地趴了沒動,人又是清醒著的沒睡,不大友好地說:“1479,你怎么一回事兒?雷首長正等著你的。”

我這才朝解放軍戰士說:“我能動彈我還能不跟你去嗎?”

“你怎么就不能動彈了?”解放軍戰士不解。

蔣道長這時走過來,慌忙打圓場地敷衍道:“同志,是這樣的,剛才1479不小心摔了一跤,可能是把哪兒摔骨折了。要不你先過去給雷首長報告一聲,我一會兒給他把骨折的地方調調,看能不能走著過去見雷首長。”

而我卻絲毫不給蔣道長撒謊的機會,說道:“我不是摔的,我是被你打得起不了床的。”

解放軍戰士一聽,明白過來是怎么一會兒事了,他盯著蔣道長,問道: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兒?”

蔣道長見事情已經敗露,怯了聲音小聲朝解放軍戰士說:“他是我徒弟,剛才我調教他的時候,不小心有點失手了。不過不礙事,我給他調調,一會兒應該就可以下床走路的。”

解放軍戰士聽了蔣道長的話,二話沒說,轉身走出了臥鋪車廂。

蔣道長這時徹底慌神了,朝我問:“你這孫子,這個時候你可不能害我啊!君子報仇十年不晚,再怎么著你也得十年后再報復我吧?你這樣裝起不來,弄不好我又要被打回原形,回生產隊被那幫人朝天莫日的批斗。你究竟能不能下床走路啊?不會真是裝的吧?”

“我能不能下床走路未必你還不清楚?”我沒好氣地說。

譚教授這時在一旁說:“這個雷神可不是那么好惹的。他要是發了怒,那可就真的是雷霆之怒了!你教訓徒弟也不挑時間段,哪有你這么整的?一輩子改不了你這德性。我估計你是闖禍了。姚老爺子這一脈世代單傳是因為啥,你應該比我還清楚吧?”

聽了譚教授的這番話,蔣道長是真的慌神兒了,朝我磕頭作揖地說道:“孫子,你就行行好吧!能下床走兩步就走兩步,你可千萬不要害我呀!我好不容易才剛從大隊民兵那幫人的手里解脫出來啊!我跟你爺爺可是稱兄道弟的好兄弟,你不看我面子上,你總該看在你爺爺面子上吧?起來走兩步吧!”

我沒想到蔣道長的媚骨會暴露得這么快。

剛才揍我的時候不是很牛的嗎?

咋啦?

這會兒拉稀啦?

這時,就聽見臥鋪車廂外的巷道上傳來一陣雜沓但卻輕便的腳步聲,雷神帶著兩個警衛員快步走了進來。

蔣道長一下子就閃到一邊,規規矩矩地站好了。原本就瘦小的身子骨,這個時候猥壞得越加厲害了。

雷神陰沉著一張電閃雷鳴的臉,走到我面前,說話簡潔有力:“打你哪兒了?”

我抬手指了腰部以下的位置。

“把褲子幫他扒開!”雷神怒氣沖沖地說道。

一個警衛員上來,不顧臥鋪車廂里還有陶瓔珞,手腳麻利地扒下我的褲子,將我的下面和腰部露了出來。

當雷神看到我下面和腰部的慘狀后,沉聲嘟嚕了一句:“簡直是胡鬧!亂彈琴!”然后朝站在一旁,精氣神早已全部渙散掉的蔣道長大聲說道:“把他抓起來,直接關禁閉!”

蔣道長一臉死灰地看了我一眼,就被一名警衛人員帶出了臥鋪車廂。

“你真的不能動彈了?”雷神又朝我問。

“我試試,”我說。

我又試著雙臂較力地想起身。但是,腫脹的腰部和疼痛的下面根本不允許我有翻身的機會,稍微一用力,腰部就像是要齊刷刷斷掉,下面也像是要裂開來一般。

我無奈地放棄了最后的努力,朝雷神說:“首長,你有什么話就在這兒說吧,我真的是動不了,太痛了。”

說到“太痛了”三個字,我的聲音都忍不住地哆嗦起來了。

雷神掃視了一下臥鋪車廂,譚教授和陶瓔珞這個時候都低調得像是不存在了似的。

雷神朝警衛員說道:“把吳斌帶到這節臥鋪車廂里來,讓他和1479當面對質!要一級戒備,注意安全。然后再把王醫官也叫來,讓他帶上助手和醫療器械。”

吳斌真的在這輛軍列上?而且還要跟我對質?跟我對什么質?

特別是雷神強調的“要一級戒備,注意安全”這句話,聽著讓人不安。

這個軍列上都是荷槍實彈的解放軍戰士,為啥還有一級戒備,注意安全?

我開始聯想伙同紅衛兵們進行打砸破壞的諸多行為,心里開始隱隱感到一絲不安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余額: 0 書海幣 | 本次花費 1000 書海幣
去充值
鮮花
100書海幣
咖啡
200書海幣
神筆
500書海幣
跑車
1000書海幣
別墅
10000書海幣
禮物數量
-
×
20
+
贈言
送禮物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剩余月票數 0 如何獲得月票?
月票數量
-
×
20
+
贈言
投票
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+王皇中皇